早起不叠被

专食冷CP一百年不回头

【曹斌X严良】不惑

神仙拉郎

到处爬墙的幻:

前言


七夕节快乐!突发奇想的拉郎,可能圈里只有我一个人(笑死)最近掉了秦昊老师的坑,刚刚看完《无证之罪》,严良真的太辣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和《我不是药神》里周一围的曹斌有着莫名的CP感,大半年没写东西了,趁着七夕,拿出来练练手,应该没有人会看吧,CP就叫毛领组吧(去死X)


                                                       1
        曹斌第一次见到严良是十年前,按理来说,曹斌这样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和严良这种大雪地里滚起来的北方娃一般是不会有什么交集,可偏偏这两个人就因为一起跨省犯罪案搅和在了一起。彼时两个都是刚刚警校毕业的愣头青,年轻气盛,谁都不让着谁,就差没有蹬鼻子上脸,抡起板凳往对方头上砸了,也得亏旁边有同事拦着,不然可能两个真的要在哈松零下三十度的大雪地里大干一场。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两个人现在脾气也不见得就比当年好多少。
        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案子破了之后,严良请曹斌在外面的小酒馆里喝了整整一宿,第二天因为迟到差点赶不上回去的火车,曹斌在心里把严良那个孙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严良却笑呵呵地对着曹斌说,路上小心,有空常来玩。
   玩个屁,冻死个人了,老子再也不来哈松了。曹斌暗骂道。
                                                       2
    再一次踏上哈松这块地是在雪人案告破之后的半个月,借着出门公干的机会,曹斌见到了这个十年没见的旧相识。
    此时的严良还在病床上躺着,林奇的那一枪从严良的左腹穿过,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也够严良受的了。
   曹斌进病房的时候,严良正半躺在病床上拿着手机斗地主眼皮都没抬一下。
   “你说你当年不是觉得自己挺牛逼的吗?怎么混成现在这样?”曹斌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手里拿了一把水果刀,麻利地削着一个不知是谁送来的苹果。
   严良躺在专心地打着斗地主,“我就是个混不吝呗,那肯定是比不上曹警官您本事大了。大义灭亲,把自己姐夫往牢里送。”
   “少他妈的放屁。他早跟我姐离婚了。”曹斌把嘴里叼着的香烟放到耳后,啃了一口苹果“我姐早就出国了,国籍都改了好久了。”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动不动就出国。”严良想起自己出国的前妻,“嘿,敢情你削半天苹果是给自己吃的啊?”
   “啊,那不然呢?你要吃你不会自己削么?”曹斌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病床上的严良,觉得这人弱不禁风的样子有点好笑,忍不住想逗逗他。
   “嘿,我这暴脾气。”严良猛得一个翻身牵扯到了左腹的伤口,刚上来的脾气又被硬生生压了下去,只见他捂着自己的伤口,身子因为疼痛微微蜷缩,脸色煞白,额头甚至渗出细密的冷汗。
   曹斌见状也不逗他了,一把扔了苹果,赶忙上去查看他的伤口。“诶诶诶,我说你,伤没好你乱动什么呀你,快让我看看崩开了没?”
   “滚蛋!”严良嘴上凶得很,倒是也没有拦着曹斌,也可能是疼得没力气和曹斌动手。冷汗顺着严良的额头滑落,那人因为疼痛而禁闭的双眼和微抿的嘴角落在曹斌眼里,竟让曹警官觉得该死的性感。
   “喂,你没事吧,严良?”曹斌见严良确实疼得厉害,也不敢碰他,扭头准备出门喊医生,却被严良一把拉住了,曹斌愣了一下,轻轻咳嗽了一声,拍了拍严良的肩膀。“真的不用给你叫医生啊?”
   “滚蛋。”严良没有睁眼,但是脸色已经比刚刚好了很多,严良松开了曹斌的手,指了指地上的手机,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给老子捡起来,我快赢了。”
曹斌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诶?诶!曹斌!你娘的给老子回来!我是病人!曹斌!”
                                                   3       


       再见到严良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曹斌手里的案子已经结了,收拾收拾就可以回上海了。收拾完了手头的资料,曹斌决定出门转转,看看这十年没踏上的土地有什么不一样。


      曹斌一打开宾馆的房门就看到严良靠在门口,手里拿着瓶哈啤。
      严良举了举手里的啤酒,对曹斌挑了挑眉,指了指外头,“走,请你喝酒去。”
    曹斌皱了皱眉头一把抢过了严良手里的哈啤。
    “诶?那个…”严良刚想要抢回来,却看到曹斌已经灌了自己一大口啤酒,只能放下了手插进了口袋。“我喝过了。”
   “你才刚出院,喝什么酒。”
   “诶,行了行了,你们这些当领导的真没劲,说的话和林奇一个德行。”严良摆了摆手,便往外走。
    曹斌跟在严良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曹斌闷掉了最后一口酒,将空瓶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前面有家小酒馆,老店铺了,老板手艺特别好,咱们去吃一顿,就当是我给你送行。”严良头也不回地说着,末了搓了搓双手,哈了口气,往脸上贴了贴,试图让自己冻僵的双手回温。


严良带曹斌去的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酒馆,虽然房子已经重新装潢过了,但是曹斌记得这里的味道,那天晚上,他和严良喝了一宿,喝到最后不省人事,甚至不记得是怎么回到的宾馆。


严良轻车熟路地进门,选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从桌子上抽了一张菜单,飞快地刷刷勾选了几样菜,对着店里的小姑娘招了招手。那小姑娘看着刚成年,梳了两个麻花辫子,两三步跑到了严良跟前,甜甜地笑了笑,“严头儿,和朋友一起出来吃饭啊。”


严良“嗯”了一声,抬头对小姑娘笑了笑,把菜单递了过去,“就这几样吧,再给我拿半打啤酒。”


小姑娘应了一声,拿着菜单去了后厨。严良看起来心情不错,他扭头看向曹斌,却发现对方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怕吃不惯吗?你不要看这儿地方小,味道地道着呢。”


“你跟那小姑娘挺熟啊。”


“啊?哦,在派出所当了八年片儿警,这一块大大小小的事儿都管过,谁都熟。”


“哦。”曹斌应了一声,便不再搭话,这饭桌上一时间竟流露出了一丝尴尬。


严良单手拖着脸撑在饭桌上看着曹斌,“还是一个人?”


“不然是一条狗吗?”曹斌眼都没抬一下便怼了回去,面对严良,他似乎总是一副不愿意认输的样子。


严良笑了笑,扭头看到扎着麻花辫的小姑娘正抱着半打啤酒往自己这边走,便起身去接。小姑娘拿出了卡在桌角的开瓶器,正要开第二瓶的时候却被曹斌拦了下来,“先开一瓶吧,剩下的我们自己来,你去忙吧。”曹斌是个既好看的男人,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仿佛眼角都带着笑意,小姑娘脸一红,扭头就跑了。


“你想和我亲嘴就直说,何必整这些虚头巴脑的。开一瓶我们两个怎么喝啊?”严良依旧单手撑着脑袋,满脸调笑地看着对面的曹斌。


“谁说要两个人喝了,我刚刚说过了,你不能喝,你今天晚上,就看着我喝就行了。”


“诶,曹斌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很欠啊。”


“那您真是抬举我来,这方面我真的是比不过严头。”曹斌说着便拿起了刚开的啤酒灌了一口。


严良自讨没趣地撇了撇嘴,倒也没有再和对方争辩下去,掏出了手机开始斗地主。


曹斌见严良不再理睬自己,便对小姑娘招了招手,“去,给你们严头那两瓶格瓦斯。”


严良倒是没有反驳什么,看起来已经一门心思放在了手里的那副牌上,菜陆续从后厨端了出来,都是一些家常菜,曹斌记得有好几道都是十年前严良请自己喝酒的时候点的菜,这么多年了,口味倒是一直没变。


 


 


                                                        4


这顿饭最终因为严良不满自己无法喝酒要提前结束了,两个人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又走回了曹斌入榻的宾馆。


快到宾馆门口的时候,严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取了一支点燃,曹斌瞥了一眼,并没有阻止,只是说了句,”少抽点吧,刚出院。“
    严良没有搭话,他深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烟圈,看着他们消失在哈松零下二十多度的寒风里。曹斌隔着烟雾看着严良,那人微微眯起的双眼,看起来一脸满足。
    跟个猫似得,曹斌想着。
    走到房门口的时候,严良的烟已经抽完了,严良随手把烟蒂扔进了楼道的垃圾桶里。他就站在离曹斌一步开外的地方,看着他掏房卡开门。
    “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
    “爱来不来。”曹斌头也没抬,依旧在摸索着口袋里的房卡。
    严良轻笑了一声,不再言语,就静静地靠在门口的墙上,饶有兴趣地看着曹斌开门。最终曹斌在大衣的内口袋里找到了房门卡,刷开了宾馆的房门。
    曹斌推开了门,把门卡插进了墙上却不着急开灯,“严良。”曹斌背对着严良,轻轻叫了一声,黑暗里,严良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严良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靠在墙上,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解。
   然而曹斌并没有给严良开口询问的机会,他一把拉住了严良的手,把对方拖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严良被曹斌压在了宾馆的门板上,耳边只有曹斌呼吸声。虽说两人体型上差距不大,但严良毕竟是大病初愈,一时间竟然挣脱不开曹斌的桎梏。
   “曹警官?“严良试探性地喊了一声,他感觉到曹斌捏着自己肩膀的手,力度又更大了一些。显然严良已经明白自己处于劣势的事实,他选择了闭嘴,静静地等待曹斌的下一步动作。
曹斌呼出了一口浊气,贴着严良的耳朵,语速不急不缓,”严良,我从上海大老远的跑过来找你,你不送送我就算了,总得给我留个念想吧。“曹斌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地一字一字地传到严良的耳朵里,敲击着严良的心脏。曹斌清楚地知道自己明天就要回上海了,有些事情,如果现在不做,以后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严良像是没有听懂一样,他微微侧过头看着曹斌,他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睛里闪烁着一团不知名的火焰,衬得那张脸透着一股狠劲。
   曹斌对上了严良的脸,吻上了对方的额头,双眼,曹斌呼出的热气让严良微微闭上了双眼,最终落在了严良的嘴唇上。严良半眯起的眼睛里刷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情绪。他不急着推开身上的曹斌,反而往前倾了倾,加深了这个吻。


                                                       5


"曹警官,你这十年,不会天天想着,怎么艹我吧?” 被曹斌借力甩到床上的严良半撑起上身躺在床头,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容。


太过了,曹斌在心里告诉自己,然后下一秒,曹斌便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压在了严良身上,露出了一个稍纵即逝的笑容,“你说对了,我每一天都在想着,怎么把你艹得下不来床。严头,给个机会呗。”


严良嘴角的笑容裂得更大了,他一把揪住了曹斌的衣领拉到了自己面前,彼此地呼吸喷洒在对方的脸上,近得仿佛可以灼伤人。


                                                      6


床头只有一盏小夜灯,发出昏黄的灯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男人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物,互不相让,很快肌肤便裸露在昏暗地光线里。曹斌还带着外面寒气的手抚上严良刚拆线的伤口的时候,严良还是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这不自然的动作和表情落在曹斌眼里,他吻上了严良的伤口,甚至伸出了舌头去逗弄,严良发出了一声闷哼,随机便咬住了自己的食指。曹斌的手一路向下,并没有给严良太多喘息的机会,而严良,似乎也心安理得地承受了这一切。


                                                   7


曹斌是被窗户透进来的阳光弄醒的,他挣扎着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早上九点十分,天气倒是晴朗得很,曹斌定的是下午四点回上海的飞机。照理说,按照曹斌的习惯,这个点他该起来收拾东西了,但是他却一点都不想动。


曹斌捡起昨天严良掉落在床边的香烟,掏出了一根点燃,抽了一口,看着身侧背对着自己躺着的严良。这人平日里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睡着的时候倒是乖巧了许多,严良微蜷着身子躺在曹斌的身侧,似乎丝毫没有收到曹斌的影响,曹斌轻笑一声,悄悄说了句,“还真跟只猫似的。”便不再看严良,而把目光投向了窗外。曹斌想起十年前,也是在回上海的前一天,他和严良喝得七荤八素,勾肩搭背一起走在回宾馆的路上,谁也不记得是不小心的擦碰还是有意地撩拨,曹斌最后地记忆就是身旁的这个男人和自己在哈松市昏暗的路灯下接吻。


“让你的猫抽二手烟合适吗?”身侧突然传来严良微微带着鼻音的说话声。


“你说什么”曹斌似乎没有听清,将头凑到了严良身边,那人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侧躺着,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对曹斌表达自己被扰清梦的不满。


“既然醒了,何必在这里和我装睡呢。”曹斌觉得好笑,故意想要逗逗他,对着严良的脸吐了口烟,下一秒,严良便将自己埋进了被子只露出了个头顶。


“别闹,给老子把窗帘拉上!”被子里传来严良闷闷的声音,听起来确实有些生气了。


                                                     8


严良最终还是没有去机场送曹斌,他被林奇的一个电话叫回了支队,说是有重要的案子。严良放下电话骂了一句粗口,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坐了进去。严良隔着玻璃望着窗外的天空,那里有架飞机正逐渐飞离这块土地。严良不知道那是不是曹斌坐的那架飞机,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直到它消失在天边。 


严良往座位里缩了缩,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对话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发了句,“有空常来玩。”


 


                                                      9


 曹警官最近脾气好了许多,用曹警官那个卖印度神油的前姐夫程勇的话说,一脸的春心荡漾。


“诶,曹斌你是不是有对象了?”在曹斌今天第五次对着手机里的信息笑的见牙不见眼之后,程勇实在是忍不了了。说好了出来喝酒,我怎么就觉得自己喝得那么不自在呢。


“嗯?你是什么?”曹斌显然没有听到程勇的问题,他随手拿起了桌上的一瓶啤酒,直接用牙咬开了瓶盖便灌了一口,另一只发信息的手也没有停下,刷刷几下便发了出去。


程勇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小赤佬,没义气,约我出来喝酒,当着我的面谈恋爱,当然这些话程勇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骂。


“诶,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你约我出来喝酒,自己就知道玩手机,有没有一点自觉性的。”程勇在经历了长达半小时沉默之后实在受不了了。


“没什么,就是最近养了只猫。”曹斌头也不抬,继续聊着微信。


“养了只猫,见鬼了,你们家猫还会给你发微信,你当我是港督啊?”程勇不再搭理曹斌,自顾自地喝酒唱歌。



评论
热度 ( 118 )
  1. 早起不叠被到处爬墙的幻 转载了此文字
    神仙拉郎

© 早起不叠被 | Powered by LOFTER